• <input id="iosu8"><samp id="iosu8"></samp></input>
    <object id="iosu8"></object>
  • <kbd id="iosu8"><td id="iosu8"></td></kbd>
  • <input id="iosu8"><sup id="iosu8"></sup></input>
  • 2019裁員潮啟示錄:有一種強大,叫“隨時可以離開”

    產品小白專屬,10周線上特訓,測、練、實戰,22位導師全程帶班,11項求職服務,保障就業!了解詳情

    無論主動或是被動,當你聽到別人在討論2019這波大規模的裁員消息時,要知道,它其實是在提醒你:無論何時何地,你都要建立出一種“隨時可以離開”的能力。

    01?人生第一次“被裁員”

    我大學畢業第一年,去了家廣告公司做設計,老板是個臺灣人。彼時自媒體尚未普及,流量貴如油,大馬路上也見不到幾個網紅。但凡你拽著一口臺灣腔或廣東腔,再加上ppt搞得炫,就會在創意圈格外吃香。

    記得剛入職那天,老板把我叫到辦公室,笑嘻嘻地看著我說:“好好干,把這里當成家,相信公司不會虧待你的。”

    自打那天起,我便拿著綿薄的工資,傾注所有熱情拼死拼活地工作,經常為了一個提案三天兩宿不合眼,甚至索性拿著鋪蓋卷睡在公司地板上,只為捍衛好自己的家。

    后來有一次,我長水痘發燒四十多度,不得不請假回家臥床休息。不巧的是,當時我手上恰好有個提案,需要在十日內競標。于是我跟老板承諾,即使在家也絕不耽誤工作,競標那日我一定攜方案到場。

    眨眼間,十天過去了。那該死的水痘依然賴著沒走,我拖著虛弱的身體和染滿汗水的方案趕往競標現場。到了客戶公司樓下,我遠遠就看到了老板熟悉的背影。于是,我就像掉隊的士兵找到了組織般大步地跑上前去,滿懷欣喜地想給老板個驚喜。

    萬萬沒想到,老板看到我一臉詫異,不但沒有噓寒問暖,反而說了一句:“你怎么來了?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說。”

    事后我才知道,原來在我生病前,老板早已在尋找更適合的人才。之所以一直沒提,是因為留我這樣一個既能干所有雜貨、價格又便宜的菜鳥,簡直不能再“劃算”了。

    經過一周的深思熟慮,我向老板提出了辭呈。離職時,老板拖欠了我兩個月工資,總計2600塊。我至今還清晰地記得,在臨走之前,老板對我說的最后一句話:“這里就是你的家,沒事多回來看看。”

    02? 生于憂患,死于安樂

    一眨眼的時間,如今我已創業8年。回顧當初,我想對曾經的老板說兩個字:謝謝

    為什么這么說呢?因為他讓我真正領悟到了,什么叫“生于憂患,死于安樂”。

    比如這些年來,無論打工還是創業,我始終都會問自己幾個問題:

    1. 眼前這家公司什么時候會破產?
    2. 假如這個行業衰落了,怎么辦?
    3. 我的工作是否會被輕易取代?
    4. 離開了現在的崗位,靠什么存活?

    這種思維方式,迫使我每天都有一絲焦慮纏身。或許在很多人看來,這無異于自討煩惱。可事實上,危機其實每天都在上演,只不過絕大多數躲在防空洞里的人,壓根兒看不見炮火。

    譬如:6年前,我曾參與了一家新創公司的組建。老板是個富二代,本身不差錢,更何況有一家知名VC表示愿意跟進。這家公司當時選擇的業務正值風口。所以,快,則成為了這家公司獲取成功的唯一砝碼。

    于是,從搭班子、訂戰略,再到建團隊、跑數據…前前后后不到半年,這家公司便從不足20人的規模,發展為200余人,每個月單運營成本就要三四百萬。然而,只有我和少數幾個人知道,彼時公司連一毛錢進賬都沒有

    就在這樣一片繁榮的景象下,甚至有高管向老板提出,應該給每個員工發一兩百元的經費,用來購置自己喜愛的裝飾,為的是把公司打造成每個人理想中的“家”。可不幸的是,沒過多久,那家原本已簽訂了投資協議的VC反悔了,理由是他們之前投資的另一家同樣賽道的公司數據造假,馬上就要破產了。

    這也就意味著,沒有了投資,公司帳上的錢最多夠撐兩個月。解決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精簡業務,并砍掉一半的人員

    很顯然,這家公司的確這么做了。但我猜很多人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當初為什么被裁。甚至有的人在被告之裁員的時候,自愿只拿一般的工資,因為再找一份工作實在太難了。只可惜,對于公司捉襟見肘的財務狀況而言,一半的工資也是錢。

    看完上述的故事,也許有人會說:公司垮了,多半的錯誤在老板,最倒霉的是還要員工背鍋

    這就好比一個人看到海上起了風浪,就想當然把責任歸咎于風,因為“無風不起浪”。然而,但凡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海水在一天內有規律的漲落(潮汐),背后是因為月球對地球的吸引力。

    風,不過是表面認知,而深層的原因是在千里之外的月亮。

    正如任何公司都不可能一直保持高速增長,而人員的優勝劣汰本就是常態。好比曾經的首富比爾·蓋茨說:“微軟離破產永遠只有18個月。”

    換個角度來看,中國每天有一萬家新創業公司誕生,其中90%會在18個月內關閉。身為老板,哪個不是刀架在脖子上蹦高。

    因此,任何公司裁員你都不必意外,“斷臂求生”不過是企業回歸常態。

    03 溫水里的青蛙

    2019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

    春節剛剛結束,每天便有互聯網公司裁員的消息,自網絡上鋪天蓋地襲來。

    對于很多職場人而言,他們或主動或被動,被突如其來的變化所裹挾。可事實上,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其實早已在不動聲色中破土萌發

    身處這個時代,我們可以清晰地發現:企業存續的時間越來越短,而個人在一家企業的職業生涯也越來越短

    記得之前我做咨詢的時候,客戶通常要求做5至10年的戰略規劃。而現如今,能夠拿得出3年清晰戰略的企業,已經不多了。至于5年和10年后,企業是否還能活著,無人能曉。

    18年前,即2000年,互聯網泡沫破裂,華為總裁任正非對員工發表了題為《華為的冬天》的講話,其中提到:

    • “十年來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敗,對成功視而不見,也沒有什么榮譽感、自豪感,而是危機感。”
    • “公司所有員工是否考慮過,如果有一天,公司銷售額下滑、利潤下滑甚至破產,我們怎么辦?”
    • “沒有預見,沒有預防,就會凍死。那時,誰有棉衣,誰就活下來。”

    正所謂“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任正非看似談的是中國民營企業,實際上卻與我們每個人息息相關。

    19世紀末,美國康奈爾大學曾經進行過一次著名的“青蛙實驗”:

    科學家們把一只青蛙,放進一個沸騰的鍋里,它好像觸電了一樣,立刻從里面跳了出來。

    后來,科學家們又將它放在一個裝滿冷水的鍋里,然后用小火慢慢加熱,當水溫升至70~80度時,青蛙雖然略微感覺到外界溫度在慢慢變化,卻沒有往外跳,看上去仍顯的若無其事。但隨著水溫逐漸上升,那只青蛙變的越來越虛弱,竟然在不知不覺中被煮熟了。

    從“溫水煮青蛙”的實驗中,可以得出一個啟示:當一個人長期沉溺在一個自覺舒適的環境中時,他往往會忽略周圍的巨大變化

    遺憾的是,公司不是家。正如俗話里說的,“最安全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危險的地方”。

    反之,之前我看過一篇文章,話題討論的是:為什么日本人普遍有危機意識?比如:文章中談到一個例子。日本人進屋換鞋子,一定要把鞋子的腳尖朝外整齊的擺好。表面上看來,這是件平常的小事,無非是日本人做事細心的習慣。

    可事實上,這種習慣卻來源于日本人傳統的危機意識。之所以如此擺放鞋子,是因為一旦發生突發事件(如戰爭、地震),便可以很快穿上鞋離開現場,增加生還的希望。所謂有備無患、以防不測,這已成為日本人根深蒂固地思維方式。

    所以,話說回來,危機與機遇并存,這絕不是一句廢話。

    身處在風云莫測的環境當中,每個人絕不可能把安全感寄托于企業,因為這個世界上已再無“鐵飯碗”,我們只能寄希望于自我價值的提升。

    正如海爾張瑞敏的生存理念:“永遠要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04 公司不是家,是球隊

    湖畔大學的曾鳴教授曾說:“未來的公司只有兩種人,一種是合伙人,一種是無關緊要的人。”

    真正的人才,永遠是企業最稀缺的資產。而對于個人而言,當我們選擇一家公司,并非是選擇了一個可以讓我們肆意棲息的家,而是選擇了一個能互相成就的聯盟、一支有著共同利益的球隊。

    為什么說公司與員工的關系,更像是一支球隊呢?

    Linkedin聯合創始人Reid,曾在2014年寫了一本書《The Alliance》,我將其中精彩的部分萃取為三點:

    (1)有限的合約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有限合約,意味著員工遲早會離開,就像幾乎很少有哪個球員會同俱樂部簽一張終生合同。

    既然遲早會離開,我們就要在第一天想清楚,你希望離開的時候達到什么目標。在這段時間里,為達成彼此的目標,相互成就。

    (2)明確的任務

    球隊里,你永遠不會聽到“我們會讓你持續成長”這種空話。相反,球隊里需要設立特定的指令,比如我們需要一個場地、一名好射手、一個能為球隊賺錢的經濟人。

    這個任務是雙向的。不只是公司給員工任務,員工也可以公司談條件。一旦清楚彼此的訴求,雙方才能更好的實現共同的目標。

    (3)自由的聯盟

    所有人總有一天都會離開,即便是公司的老板。正如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本質上都是為自己的目標努力,只不過在某段特定的時期內,彼此的利益是一致的。

    因此,即使一個人離開了企業,并不代表聯盟的結束。好比有些人走的時候,帶走了更好的能力、良性的人脈,而他們也會感恩于公司,成為公司文化的代言人,甚至是產品的消費者。所以,如果說過去絕大多數公司與個人是雇傭的關系,那么未來,公司與個人則是聯盟的關系。

    換言之,我們要學會從“合約思維”轉變為“契約思維”。因為沒有一家公司能保證給你穩定的“鐵飯碗”,但每個公司都需要有能力的“合伙人”。反之,如果你還依然沉溺于自己有份穩定的工作,那么勢必會被變化莫測的時代所淘汰。

    因此,無論主動或是被動,當你聽到別人在討論2019這波大規模的裁員消息時,要知道,它其實是在提醒你:無論何時何地,你都要建立出一種“隨時可以離開”的能力。

    而這種能力,源于你對個人價值的自信,以及對環境變化的自我迭代。

    最后,請記住法國思想家伏爾泰的一句名言:“當雪崩來臨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專欄作家#

    墨多先生,公眾號:墨多先生(ID:mrmoduo),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北京大學碩士,資深產品經理,連續創業者,關注職場與個人成長,突破思維的平庸。

    本文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4人打賞
    評論
    歡迎留言討論~!
    1. good

      回復
    2. 這是一碗雞湯,身處漩渦,有時候是身不由己;

      回復
    3. 如果地震來了,真的有時間穿鞋嗎?

      回復
      1. 如果地震來了,玻璃破碎,因為腳踩上去而導致跑的慢,一樣可能丟了性命。

        回復
    宁夏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