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put id="iosu8"><samp id="iosu8"></samp></input>
    <object id="iosu8"></object>
  • <kbd id="iosu8"><td id="iosu8"></td></kbd>
  • <input id="iosu8"><sup id="iosu8"></sup></input>
  • 互聯網圈的廟堂與江湖

    產品小白專屬,10周線上特訓,測、練、實戰,22位導師全程帶班,11項求職服務,保障就業!了解詳情

    派別之爭,滿口道理,其實最終只不過是一場權力游戲。

    自“頭騰”大戰后,互聯網江湖很久不再聽聞轟隆隆的炮火聲,但是雷軍卻在前不久打響了2019年“口水仗”的第一槍。

    在懟友商這件事情上,雷軍也未能保持其一向溫和的形象,其吶喊為其贏得一大票掌聲外,還有一個新的人設: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互聯網江湖類似于這樣的“戰爭”,其實并不少見,隔空放槍、喊話于是便成了最基本的招數。雖然每一次都能引來無數吃瓜群眾的嘲諷,但是又無一列外的,都能為那些親自扛著大旗、沖鋒陷陣的“掌門人”,在這個并不缺乏斗爭的江湖里贏得更多話語權。

    就像《笑傲江湖》里說的那樣:派別之爭,滿口道理,其實最終只不過是一場權力游戲。

    因為,廟堂之外,就是江湖。

    一、廟堂與江湖

    2017年雙十一購物狂歡節剛過,功夫短片《攻守道》就在優酷獨家上映,馬云在影片里除了大秀自己的“馬氏太極”外,也順便反轉了一把江湖,讓吃瓜群眾猜對了開頭卻沒猜到結尾。

    互聯網圈的廟堂與江湖

    后來,拳王鄒市明在《吐槽大會》也中不忘自我調侃:“我輸得最著名的那次,是輸給了馬云,這個你們真的不能怪我……這片子是他掏錢拍的,就輸一次吧。”

    鄒市明顯然是在用行動,詮釋短片里馬云說的那句臺詞: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尤其是純金打造的菜刀。

    馬云是不折不扣的武俠迷,他對金庸老爺子的感情可謂是六經注我。阿里巴巴自身所筑的門檻本就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廟堂”,而互聯網江湖里的風吹草動或者血腥戰斗幾乎都有其身影,這很像老爺子筆下的江湖。

    江湖與廟堂之間遠不遠?其實不遠,你只需要看2017年烏鎮互聯網大會和各大“門派”之間的合縱連橫你就知道。

    在“馬氏太極”余溫還未散去,劉強東、王興兩人便在烏鎮互聯網大會這個大江湖里,搞起了騰訊“小廟堂”。

    前有“丁家豬”暖場,后有“騰訊四海蒸龍蝦”返場。丁磊的面子、馬化騰的場子一目了然,可謂是局中有局。

    如今,騰訊這座“廟堂”仍在,江湖卻已物是人非。美團收購摩拜,王曉峰出局;王興、程維在出行領域上演過相愛相殺;宿華已被張一鳴拉下短視頻領域鐵王座;劉強東的扶貧工作還未落地自己卻成了“困難群眾”;張一鳴由馬化騰的座上賓變成了“死對頭”。

    正印證了毛主席曾經說過的那句話:革命不是簡單地請客吃飯……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運動。

    而在去年互聯網大會上,丁磊悠閑的叼著雪茄,儼然一副江湖大佬的模樣并即興地說了一句:這里白天是廟堂,晚上是江湖。丁磊能說出這話,自然應該比所有人都要明白、透徹一個道理:白天不懂夜的黑。

    蘇寧傍上阿里大腿,完成電商布局和自身改造后,為了擴大其廟堂體系,張近東一邊口中感謝著馬云,一邊卻拋售阿里股票,雙手拿著大把真金白銀收購萬達線下門店,意欲在新零售這條賽道上與阿里爭鋒。

    在這之前,蘇寧、京東之間的爭斗,除了正常的商業互懟外,更多體現的也是廟堂與江湖之爭。

    你也許聽說過,京東成立“打蘇寧指揮部”的故事和劉強東口中那個廣為流傳的“恥辱”論,更應該聽說過,蘇寧在劉強東老家來隴鎮開店時,當天慶典送的禮物是一人一杯奶茶。

    而一直以來,不論劉強東怎么敢說敢秀,在張近東眼里他也始終只不過是一個蹬三輪的。其實也不難理解張近東的自恃身份,畢竟,張近東不但江湖資格比劉強東老,廟堂地位也比其高。

    只不過,張近東口中那句:“一家從來沒有盈利過的企業,只有資本追捧的企業,正常嗎?”就算再怎么冠冕堂皇,也難逃嫉妒而不可得的嫌疑。

    二、“鐵帽子王”

    2018年絕對是劉強東的至暗年。人設坍塌、其風花雪月般的陳年舊事遭遇媒體“刨祖墳”式挖掘,人們這才發現,若論風流,劉強東無愧于當代的“鐵帽子王”。

    當然,其人設坍塌也有一個微妙過程。在不明就里、崇拜他的人眼中,這種事絕不可能發生在他身上,以至于輿論風向轉變耐人尋味。

    最開始所有媒體的文章爆料中,下面評論區幾乎都有這樣一句話:你這廢人在胡說八道!到后來此事一錘定音后,評論區留言發生了180度大轉變:你在京東上消費,讓大強子賺了錢,他卻拿著你的錢去玩女人,你說氣不氣?

    這就是江湖,曾經你登上神壇時,別人把你捧得有多高,你跌落時就會把你踩得有多慘。

    當然,這一輿論風向的轉變也離不開一種叫做“雞湯”的邏輯在作祟。像劉強東這種白手起家的創業精英代表,擁有的鐵桿粉絲往往是打拼在社會最底層勞苦大眾。

    他的創業故事、一句話都會被這些群體無限放大、大肆渲染,甚至被當作“雞湯”供奉在案前并時不時地喝上一口,來激勵一下自己然并卵的人生。雖然“雞湯”哲學聽起來全是道理,仔細琢磨全是廢話。但在這片偌大的互聯網江湖里,永遠不缺燉雞湯和喝雞湯的人。

    明尼蘇達州事件后,劉強東親手打造的京東廟堂搖搖欲墜,江湖依舊是那個江湖,東哥卻不再是那個東哥了。所有人都對他避之不及,各大小門派紛紛與其劃清界限,唯恐受牽連。

    令人欣慰的是,在這個最困難的時刻,李國慶卻義正言辭地站出來為東哥“兩肋插刀”,并以自己并不光彩的親身經歷為佐證,試圖幫東哥正名。

    但后來事實證明,李國慶這兩把刀的確是插在了東哥兩肋上,目的也簡單、粗暴,只是為了蹭一下其風月之事的熱度。只不過,令李國慶沒想到的是,有些熱度蹭得好會溫暖身心,蹭不好會惹火燒身。

    一心想登廟堂之高,最終卻因為缺乏與事業高度相匹配的政治覺悟在江湖上留下了一個永遠的污名。

    雖然古語有云:“人不風流枉少年”,但你已經四十多歲了,東哥,你說是不是?

    三、論廟堂重要性

    要真要論風流,戴威也絕對算得上是一號人物。

    “終有一天,我們今天的ofo會和Google一樣,影響世界。”這是屬于戴威的高光時刻,也是屬于ofo的高光時刻。

    誰也不曾想到,在這之后的一年多時間里,等待ofo與戴威的確是另一番景象。那段時間,關于ofo之困局眾說紛紜,最后馬化騰一條朋友圈更是激起千層浪,人們也才算了解了個大概。

    如果不是戴威在自立門戶這條道路上走到了黑,如果不是最后阿里那一票否決權,也許他現在跟胡瑋煒一樣,拿著大把真金白銀環游世界,并進行二次創業。也不用無端背上老賴這個罪名,還拉上一大票供應商和用戶墊背。

    很難想象,那個曾經對未來充滿希望、個性單純、甚至有些靦腆的大男孩在經歷慘烈的資本角逐和商業洗禮后,其心路黑化歷程來得如此猛烈:從去年什么都相信,到現在什么都不相信。

    看來,沒有大廟堂的庇護,江湖路并不是那么好走。這一點羅永浩也應該深有體會。

    在去年5月的錘子科技鳥巢發布會上,面對質疑,羅永浩依舊表現出作為一個東北爺們的野性和強勢:“我做這個公司是想要改變世界的,從來不是想掙你的臭錢。”

    但其野性的背后也有不為人知的心酸和無奈。“隨時發不出工資,隨時可能倒閉,想到500個人背后是500個家庭,想過自殺”,回憶起創業最糟糕的那段日子,羅永浩的言辭雖不乏煽情,但所說之事實一點也不過。

    這些年,雖然羅永浩自帶霸者重裝,又標配反傷和復活甲,熬走一個又一個同行。但諸如資金鏈斷裂、被供應商圍堵、欠薪事件…..之類的負面新聞一直盤旋于錘子科技頭頂。

    錘子科技不是缺錢,就是正在缺錢的路上。如果有大廟堂為其遮風擋雨,羅永浩也不用當一個打不死的小強,眼看其他友商的廟堂越筑越高,自己這邊卻風雨飄搖。

    你看,劉立榮前段時間因為賭博被曝光輸了一百多億人民幣,人家自己也站出來澄清了只不過輸了十幾億,不管哪個是真,哪個是假,但在這個到處都是黃金的江湖里,劉立榮那點錢雖然不算少,但也不能算很多。如果有大廟門吹出的東風眷顧、有孫宏斌那樣的白衣騎士救場,劉立榮也不會眼睜睜看著金立大廈將傾,卻無能為力。

    你再看,人家黃崢就就幸運多了。拼多多誕生就含著金鑰匙,后有騰訊保駕護航,方有今日之勢頭。

    黃崢一直不承認自己有派系,其實這可以理解,誰不想擁有自己的廟門,誰不想開宗立派?騰訊方面不予回應就更好理解了,只要到手是貨真價實的真金白銀,至于什么輩分不輩分都是虛名,大家是兄弟嘛,和氣生財。

    王興、王小川之流哪個不是先叩響了大廟堂的廟門,才擁有今日互聯網江湖中的一席之地?

    如今的互聯網江湖,遠不如興起那個時代那般充滿江湖豪氣:彼此不問出身、不講血統,不用看人眼色,更不用拜山頭。只要你有賭徒般的野心和一幫兄弟便能揭竿而起,號令一方。

    所以,要想在這片江湖里更好的混下去,拜對廟堂很重要,就算不拜廟堂,你起碼也應該知道哪家的好遮風,哪家的好擋雨。

    不過,大多數情況下,這廟門也難進,因為俗話說得好,江湖路千條,廟門各自開。

    四、江湖路千條,廟門各自開

    “刀出鞘、槍上膛,一入創業場,很難回故鄉。”

    創業這條道路上,雖然遠不如這首兒歌描述得那樣悲涼。但在這片充滿血腥戰斗的修羅場里,很少有人能做到說退就退。柳傳志、任正非等泰斗級前輩都還打拼在前線,更別談其他后出道的晚輩。除非,你在這個江湖里混不下去了。

    當然,馬云是個例外。

    將阿里巴巴生殺大權的接力棒交給張勇,退居二線后不久,馬云就公開給企業家授課,將馬氏哲學的造詣表現得更上一層樓:創業不要輕易踏進別人的地盤,如果要去,手上要先有槍。

    馬云以風清揚自居,能領悟他這句話神髓并付諸行動的當代令狐沖非張一鳴莫屬,因為他已經早早地扛著槍、吹著口哨,踩進了別人的地盤。

    商業競爭本無對錯,字節跳動地瘋狂成長,也從側面折射出了張一鳴的高明之處:就算踩進你的地盤,跟你浴血拼殺、打得難分難解,依舊笑臉相迎。

    去年“頭騰”大戰的硝煙剛開始彌漫,騰訊就被一篇名為《騰訊沒有夢想》的文章,吐槽得得體無完膚,這時張一鳴罕見地站了出來,親自為馬化騰站臺,對其尊敬之情,溢于言表。

    汝氣死周郎,卻又來吊孝,明欺江東無人乎?

    一直以來,抨擊今日頭條流量為王、點擊率至上、標題黨橫行等諸多弊病的文章屢見不鮮,就連異軍突起的抖音也時不時遭到用戶無版權保護的吐槽:抖音上面什么火,就有人迅速跟風模仿,并且是花樣百出,毫無節操可言。

    以上種種都未能阻止頭條系的瘋狂成長,其擴張腳步從短視頻到電商、再到社交,依舊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短短幾年時間,張一鳴就能將曾經在互聯網江湖里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幫派”,壯大成為能和BAT爭一日長短超級巨無霸,應該比所有人都深諳一個道理:混跡于這片江湖,出生不重要、幫派成分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你足夠強大,就算你是三教九流,也一樣能走到舞臺的中央、擁有自己的話語權,也一樣能建立屬于自己的廟堂體系。

    這道理,張一鳴懂,馬化騰、張小龍也懂。

    在去年騰訊員工大會上張小龍說:不要關注競爭對手,而是關注你的用戶。然而,當今年一月中旬多閃、馬桶MT、聊天寶推出時,齊刷刷地遭到微信集體封殺。

    這才應該是商業競爭的本質:只要不觸及核心利益,上可以跟你談家國,下可以跟你談情懷,甚至處處禮讓三分;只要這種情況有變,什么家國、情懷通通都是脫了褲子放屁,真刀真槍見真章才是真道理。

    像這種江湖路千條,廟門各自開的情況,自3Q大戰后,已經是行業內一個不公開的秘密。

    戲劇性的是,在多閃發布不足半小時,其下載鏈接已經無法在微信打開,這距微信公開課剛過去六天。

    剛上任今日頭條CEO不久陳林還在發布會現場隔空喊話,大致意思是這樣的:我們不是競爭對手,希望微信解封,讓大家多體驗……

    戰火已經點到人家大門,火勢只差蔓延到后院。顯然,再真摯、誠懇、華麗的語言也拉不回微信封殺的決心,除非,馬化騰、張小龍傻。

    五、人、江湖、廟堂

    馬化騰、張小龍不傻,當然,不傻的也還有雷軍。

    2019年初雷軍的開年第一聲吶喊,如平地一聲驚雷,驚動了整個科技圈,一時之間各種驚訝,猜測之聲不絕于耳,但更多的是眾多米粉為其吶喊助威,大呼雷布斯挺住。

    這記悶雷之后,這兩天才姍姍來遲的春雨讓小米告別了過去,標志性事件就是告別了性價比。

    “我的策略是貼近成本價來出售手機,這個初衷絕不會改變”,當初小米制定性價比策略時,雷軍擲地有聲的言辭,圈粉無數,有良心企業家的頭銜不請自來。

    “小米旗艦店,一定要去掉性價比的束縛,專心做最好的產品,不辜負米粉對小米的期待…..”這是兩天前雷軍發的微博,其下并附上幾條米粉呼吁和支持小米手機漲價的評論。

    前后對比,你會發現,雷軍是在發動一場關于米粉的“人民戰爭”,這也很好解釋為什么雷軍年初在懟友商這件事上面有失其溫和形象,原來是為壯大小米廟堂作戰前總動員,也算師出有名。

    不過,發動人民戰爭這種事,用得好能橫掃六合,用不好會陷入戰爭泥潭。

    之前的攜程就陷入過泥潭。在OTA領域一家獨大后,諸如捆綁銷售、大數據殺熟等一系列問題,攜程廟堂就差點被淹沒在人民群眾飛舞的唾沫星中。

    人民戰爭的威力梁建章絕對是深有體會,按照他的說法,他醉心的人口學不僅是在為祖國的社會主義建設添磚加瓦,也是在為攜程的未來鋪路。

    在媒體眼里,梁建章一直是一個很“難搞”的對象。這幾年,但凡想近距離接觸或采訪他的人,都學會一個絕招,那就是跟他談“人口學”,少談或不談攜程,他接受采訪的機率就會高一些。

    幾乎所有人都知道,梁建章對于雙重身份的轉換自如,都有提前擬定好的標準答案:人口問題和創業創新分不開,我從事的旅游業在很大程度上也要依靠人口紅利。

    梁建章這話顯然只說對了一半,不光是旅游業要依靠人口紅利,整個互聯網江湖的蓬勃發展更要依靠人口紅利。

    因為,有人的地方才會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才會有廟堂。

    總結

    從混沌初開,到四方豪強如野草般肆意生長形成諸多派系;從巨頭跑馬圈地,重新劃分廟堂勢力范圍,再到三超多強瓜分天下。

    每天,這片江湖里都有不同的人重復著同樣的故事。有人離開,也有人進來,輸的人黯然離開,贏的人繼續坐莊,開始新的賭局。

    好在,屬于互聯網江湖的故事一直都在書寫。如果你厭倦了這個江湖,你可以學學丁磊,叼著雪茄,發表一下如白天是廟堂,晚上是江湖這樣的感概。你也可以學學令狐沖,即興賦詩一首:天下風云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催,皇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

    前提是,你在這個江湖里有足夠高的地位!

     

    作者:汪小樓

    編輯:李越

    本文來源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銀杏財經,作者@汪小樓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1人打賞
    評論
    歡迎留言討論~!
    1. 互聯網好玩~

      回復
    2. 如此有見解,江湖中人阿。

      回復
    3. 如今的BATJ互聯網四強就如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英法美德一樣,騰訊百度如英法,阿里今日頭條如美德,拼多多這種就是是日本。

      回復
    4. 3年后,不知當今互聯網如日中天的公司還能存活幾家。。。互聯網風云變換得太快了!

      回復
    宁夏11选5走势图